霜哥爱穿小裙子

受向纯食√
(all哈,all叶,all耀,哈受冷cp也吃)

【德哈】绿玫瑰

*短小

*ooc预警

*520贺文




“先生!要不要来一盆花?”一位白胡子的老人抱着花盆对路过的德拉科喊到。


“请问这是什么花?”德拉科停下脚步。


“这是绿玫瑰,不过还没长出来,先生要是喜欢就送你了。”老人捧着只有一个小绿芽的花盆“明天搬家,今天收拾收拾东西,这盆花带不走,我又舍不得扔掉。”


德拉科从来没有见过绿玫瑰是什么样子。


“它很美的,带走吧。”老人看见德拉科有些犹豫。


“那谢谢您了,这盆花我带走了。”德拉科接过花盆向老人道谢。


德拉科把花盆抱回家。


“好想知道绿玫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。”


十分期待。


他开始每天辛勤的浇水,给他的绿玫瑰增添肥料,期盼它长大。


小花苗在德拉科的悉心照料下终于长出了花骨朵。

阳光明媚,德拉科正给花浇水,他发现花骨朵正在慢慢绽放。



花开了。


淡绿色的花带着一丝丝的清香,花蕊处有一个小小的蜷缩着的小人,应该是在沉睡。


“拇指姑娘??!”德拉科的眼皮开始抽搐。


作为一个英国人 然而却并不相信任何魔法与奇异的存在。


无神论者。


是的,现在德拉科的坚定的世界观受到打击。


他捏住小人的衣服,小心地将小人从花蕊里拎出来,放在桌子上仔细观察。


黑色乱蓬蓬的头发,还有一对淡绿色的小翅膀。

大概是小人感到了振动,被惊醒了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小人尖叫,他被对于他来说体型巨大的德拉科吓到了。


“安静!”德拉科瞪着小人,手指敲了敲桌子“麻烦请解释一下你是什么?”


“没有礼貌的巨人!我当然是花精灵呀!”小人坐在座子上对德拉科翻了一个白眼。


德拉科按着脑门努力压下怒火。


“好的,请问花精灵先生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我叫哈利·波特,请多指教。”哈利伸出手。


“德拉科·马尔福。”德拉科将食指放在哈利的手上。




自从哈利来到了德拉科的家里,冷清的房子因为哈利一个小小人变得有了人气。


“哈利,你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德拉科用手指戳着哈利嫩嫩的小脸,看着他像绿玫瑰一样美丽的绿色眼睛。


“我也不知道...只知道自己是花精灵,和这支绿玫瑰同在。”哈利并没有阻止德拉科戳着他的脸的罪恶手指,反倒还蹭了蹭。


两个人相处的异常和谐。



“哈利!早上你想吃什么?”德拉科从被窝里坐起。


“哈利?”


并没有人回答他。


德拉科不顾早晨非常凉的地板,光脚走向阳台的那盆绿玫瑰,发现那还只是一个花骨朵,并没有开。


所以...只是梦而已?一切只是梦?包括哈利·波特的存在?



德拉科的生活依旧异常平凡。


上班,下班,浇花。




一天下班后德拉科正在给花浇水,传来了敲门声。

德拉科把门打开。


门外一个大男孩对德拉科微笑。


黑发绿眼睛。


“你好!我是你的新邻居!我叫...”



“哈利·波特。”德拉克心中默念。


他看见他新邻居的眼睛中好像有盛开的绿玫瑰。


#cos正片##全职高手同人军装苍苍设#
#叶修#

出镜:無霜(原po
摄影:伽冥
后期:年糕
后勤:白落
妆娘:原po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我,回来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呜呜呜qwq终于发片了,
由于算数问题修少片了,打算修八张在做个排版刚好九图,然而排版也没找,发片的时候才看到,雾草我就修了七张嘛???我记得是八张啊,然后去找发个后期姐姐的照片,真的只有七张qwq
拿烟姿势有误呜呜呜qwq
感谢摄影感谢后期感谢后勤呜呜呜
这套还有一个王叶cp向正片还没修呜呜呜
私心all叶tag

#cos试妆##镜系列##海皇苏摩#

纵然是七海连天,也会干涸枯竭;纵然是云荒万里,也会分崩离析;这世间的种种生离死别,来了又去,——有若潮汐。

“云荒,我回来了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沧月的镜系列是初中读的,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是心中的白月光。
我爱苏摩,更心疼苏摩。这本书有很多角色值得去爱,强烈安利!
第一次尝试这种这么攻气的人物,我有点不符呜呜呜,但是的确比以前攻多了
十戒是画的。

水彩扫描!上个学期画的了,本来是一对情头,结果少爷翻车了一直没补呜呜呜

!!我爱眉毛!!是不良设!
耀子还没画,下一个就是耀子了!!
自己的文设嘻嘻嘻ww(文只有个脑洞
一个好茶的甜文!
手绘转指绘ww主要修稿,是简单填色qwq
(原稿是考试摸鱼,在我主页能看见
耀子的手稿也画完了ww

【好茶/朝耀】那个黑发死神



☆ooc预警

☆耀子死神设定

☆脑洞产物

☆短小,大概有后文



医院是死神时常光顾的地方,就是那种长长的黑色斗篷手拿镰刀的存在,除了死的人没有人看见他们,更别说被斗篷帽子遮住的脸。







亚瑟透过门缝看到走廊里不断穿梭的黑影。


他来这里了吗?


“呀!一向最为严谨的外科医生最近可是经常走神呢。”


弗朗西斯用手拄着脸看向亚瑟,眉头紧锁佯装深思。


“难道是...谈恋爱了?天,谁口味那么特殊,竟然会看上你这种死沉沉的木...”


“闭嘴!”亚瑟回神打断损友越来越夸张的措辞并瞪了他一眼,迅速的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塞给他“没谈恋爱,你可以滚了。”


“对了,记得把门代上。”


“啧,死眉毛我走了。”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抓出亚瑟塞给他的处方药清单,嘭的一下把门带上了。


“赶紧滚!”




亚瑟·柯克兰,一个普通的外科医生。他不仅能看见死神,甚至有一回还看见他的脸。




还记得那天刚好休假,亚瑟打算买点鲜牛奶做些小点心搭配下午茶。刚打开门就看见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医院里的身影。没错,死神现在他家对门门口。


亚瑟早已过了惊恐的阶段了,但第一次发现自己能看见死神时的确下吓出一身汗。

他甚至有些好奇死神到底长成什么样子。




“Hi...死神先生,要...要不要一起喝个下午茶?”当亚瑟说出这句话时自己都蒙了。我在干什么?邀请死神?怕是自己脑子瓦特了。


死神转过身,巨大的黑帽子随着动作滑落至肩头,露出了那张极具东方美的脸和柔顺的黑色长发。

“不了...谢谢,我还有工作。”语气有些冰冷但是浅金色的眼中缺有着惊讶和淡淡笑意。


毕竟不是谁都会有勇气邀请死神喝下午茶的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应该会有后续,数学课脑洞产物


【潘赫】何谓江湖



*ooc预警

*中国古代江湖设定

*脑洞来着剑三全门派曲

*极为短小

*可能会有后续


大小姐的她,说话语气一直是那么的高傲任谁都受不了,包括我,为此我们还曾经吵过架,但是最后还是成为了朋友,经管我依旧讨厌她说话的腔调,但是如果她不讲的话,我还总觉得缺点什么。





出生在书香门第的赫敏从未见过什么是江湖,只是从大人们的谈话中听说过,但并不知道多少,大人们的谈话似乎总是避开她,直到那年夏天的某一个傍晚...


她遇见她,遇见了独属于她的江湖。


赫敏看着倚坐在自己窗台上的女子,脸上十分镇定,不过攥紧衣角的手缺暴露了她。


“你...是谁?怎么会在这?”赫敏一点一点的向后面挪动。


女子并没有急着回答,用大拇指抹掉嘴角的猩红后才问到“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?”


“不知道...”


“嗤...是啊,出生在书香门第的姑娘恐怕还没独自出过门吧?又怎么可能知道江湖呢?”那女子嗤笑一声,撇了赫敏一眼又看向外面。


“你知道江湖?我...也想知道什么是江湖。”赫敏听子言语中满是嘲讽的意味但并没有生气,因为她的求知欲更加强烈。


“江湖?什么是江湖,人就是江湖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”女子说着从窗台上跳下来,向赫敏走来,两指轻轻挑起赫敏的下颚“哟,小姑娘长得还不错,小脸挺嫩的。”


赫敏对于女子轻浮的动作有些恼怒,脸红的推开她的手。眼前的女子穿着虽然是黑色的短打,看料子便知道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,已经散开的黑色长发配着有着纯黑瞳色的精致五官显得更是...不过看起来好像跟自己差不多大,如果年龄在大一些,那就真的是个大美人。


“江湖是个好东西,也是个坏东西。奇遇冒险经验财富有,人心险恶步步埋骨也有。”女子撩了撩头发,走向书桌看了看,拿起一张赫敏刚刚画好的画,卷起收进衣服里“这些只能看你自己的运气,我以后要是无聊就来找你玩,不过今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,拜拜,小赫敏。”


“至于名字,下回再告诉你吧。”我们肯定会再见的。


女子跳出窗外,身影消失在夕阳中。


“...”我刚刚画好的画被你顺走了...


昨天期初考试的时候画了一共七只英sir!
(没都拍下来ww
p1撩死我了呜呜呜qwq
p4是今天画的ww是要写一个好茶的故事ww
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利益至上 朝x寻找丢失记忆泡的一手好茶 耀
还有q版二肥和亚瑟抢耀子的对话hhhhhhhhhh但是二肥画的有点潦草
(我考试的时候到底在干什么

【塞哈/德哈】情人节倒计时(中)

*塞哈德哈,为冷cp产产粮,接受不了的抱歉。

*校园AU,ooc预警

*短篇(估计一个下就完事了!一定!

*甜!放心食用(发现自己越写越沙雕qwq)

*痴汉塞已上线。




“潘西!我要怎么才能在情人节约到破特?”德拉科回到自己学院的公共休息室,瘫坐在沙发上朝潘西毫无形象的喊到,蠢破特最近又厉害了...好累啊...好想让破特给他按摩,但估计提出来会被打死吧。

“啧啧啧,你这样就虚了?以后怎么能保持在上面。要知道你的哈利是多么的有力,多么的辣。”潘西撩了撩头发朝德拉科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“对了,我还注意到,赫奇帕奇学院的那个学长,就是和哈利都是校篮球队的那个男的,好像对哈利也抱有和你一样的想法呐...”

蠢波特为什么总是招蜂引蝶!妹子还不够?还要找来汉子!那个男的好像叫...塞德里克·迪戈里!赫奇帕奇的学生代表。看来破特攻略计划要加快进度了...德拉科轻闭的眼中充斥着深沉和另一种看不懂的东西。


“哈利!”张秋叫住了前往图书馆的哈利“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嘛?”

“周末?”哈利看着秋学姐大脑当机无法进行任何思考。

“嗯,这个周末就是情人节了。”秋看到哈利呆萌的样子轻笑“我们可爱的小哈利不会有约吧?

“不会不会,怎么可能呢。”哈利回过神连忙摆手到,又突然反应过来刚刚的对他的称呼,瞬间满脸通红。

“那么周末一起去游乐园怎么样?”

“好...”哈利红着脸不自然的挠挠头。

“那就周末早上九点半,游乐场门口见?”张秋笑的异常温柔。

“没...没有问题。”哈利依旧发红发热,看起来已经熟透了。

“那么就这样定了。我先走了,拜拜。”张秋转身向着自己的学院愉快的哼着小曲离开了。

张秋都离开了好久哈利还愣在那里。刚刚发生了什么?秋学姐在情人节约他?还是去游乐园?还以为最后只能和马尔福一起吃饭呢,虽然那也不错。哈利晃了晃脑袋,继续走向图书馆。

而本来打算找哈利的德拉科,在一个角落里目睹了一切...张秋是吗?很好。一个马尔福式假笑出现在德拉科的脸上。

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哈利意外的没有发现德拉科的身影,有些不正常,可能是因为哪个妹子吧?毕竟快情人节了,也不能真的就两个大老爷们过吧。天天都要来找他打嘴仗的小朋友突然没有来,哈利表示没有人让他损一损很不习惯。

哈利坐在食堂一角正独自对眼前的食物下手时,光线突然一暗。

“嗨!哈利!”塞德里克拿着两杯南瓜汁来到哈利面前“你今天的那个球简直棒极了!”

“嗨!塞德里克!”哈利咽下嘴里的食物,笑道“哇!你可是我的对手,就这么夸我好吗?”

“我除了是你的对手也是你的前辈呀!”塞德里克温柔的笑着“要不要来杯南瓜汁?”啊,小哈利真可爱。

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哈利接过南瓜汁,喝了一大口,瞬间眼睛一亮的“非常感谢!我超级喜欢南瓜汁的!”

“不用客气。”塞德里克继续笑着,我当然知道你最爱喝什么了,唔,眼睛亮亮的小哈好萌,阵亡了...

“诶?哈利,怎么没有看见那个小黄毛?”塞德里克想起了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。

“啊,你是说马尔福吗?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没有来吃饭。”哈利想起德拉科有些头疼“毕竟他总是有一段麻烦事要解决,不是吗?”

有一回球队校内友谊赛的时候,德拉科上场踢球突然抽筋,下场休息,本来没什么大事,只是不知道怎么就来了一大帮妹子把德拉科围住,嘘寒问暖,结果不知道是哪位妹子,竟然把德拉科推倒,人又多结果手臂戳地骨折,打了两周的石膏。

塞德里克也想起了那件事,朝哈利无奈的笑了笑。不过,这样最好了,没有人缠着哈利了。

“哈利,明天我们有个测验我要回去看看书,先走了啊。”塞德里克揉了一把哈利的头“拜拜。”

“...学长再见”哈利有些郁闷,他试图反抗但无果。不能怪自己太矮只能怪塞德里克太高了...是的,是他太高了!

塞德里克暗自捂住胸口,哈利真可爱。

当塞德里克走到门口的时候,进来了一个人,视线只停留在那个人脸上一瞬间,便擦肩而过走了出去。

快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,小哈利,周末见呀。塞德里克轻笑着。

刚刚与塞德里克擦肩而过的正是德拉科。





-TBC-

我终于更了这篇,失忆症那个还没更...我该打qwq

塞德里克变黑了...我自己都有点害怕...

这绝对是小甜饼!!纯糖!不黑!呜呜呜qwq

所以这个走向,如果少爷再不干点什么,小哈估计就是小塞的了qwq

默默为少爷加油!

猫爪同步更新w




【德拉科·马尔福cos试妆】


“在我黑暗的日子里,还有什么是光亮的。”

“即使曾经的骄傲坍塌成了一堆废墟,我还是无法低头,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姿势,无法改变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哈利波特里我最爱德拉科。
罗婶说过德拉科没有金子一样的心 如果不是汤姆演的话,可能没有那么多人喜欢他。
但是我依旧爱他,因为家庭原因养成的脾气和习惯让人讨厌,但是依旧掩盖不住他的幼稚和一些渴望。
渴望和哈利成为朋友,却被拒绝。
我心疼。
我爱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9p10
挨打的德拉科表示想要哈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。

哈利: ...滚
赫敏:别拦我!我要打死他!